新闻中心

日本如何一步步推进军事转型

时间:2019-01-15 17:20:07 来源:杏耀 作者:匿名



日本《朝日新闻》11月15日报道,日本国防部决定加强非洲东北部吉布提自卫队军事基地的职能。该基地最初是为打击盗版而建造的。目前,国防部目前正在《防卫计划大纲》(简称《防卫大纲》)进行最后调整,该调整将在下个月进行修订。目的是根据与安全相关的法案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将基地的任务扩展到更广泛的盗版范围。总的来说,从武装性质的转变来看,日本自卫队突破了所谓的“特防”,军事战略明确,制度完备,武器装备精良,训练水平高,作战能力强。转型。从军事能力转型的角度来看,日本自卫队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其信息化水平在亚洲首屈一指,居世界第一。但是,由于没有实际的测试,战斗力的水平仍需要时间来证明。未来几年,这将是确定日本军事变革和发展方向的关键时期,值得密切关注。

首先,不断调整转型目标

军事变革涉及军事战略,制度建设,作战方法,武器装备等。能否准确定义变革的准确性是成功实施变革的前提。在军事变革过程中,日本自卫队在“信息化”中定位了转型的核心内涵。与此同时,日本非常重视适合不同阶段的转型目标。如果转换目标太低,它将无法获得所需的效果;如果转型目标太高,它将超过国家和军队的能力,并且不会达到预期的目的。冷战结束后,日本的防御从大规模行动转变为低强度冲突。为此,《1996年度以后防卫计划大纲》确定了“合理,高效,有能力”的转型目标。 “9-11”事件发生后,《2005年度以后防卫计划大纲》将转型目标定为“多能,灵活,有效”,积极参与国际安全事务,扩大国际战略空间。目前,日本提出了“移动防御力量”的概念,以取代“基本防御力量”的概念。为此,它确定了“快速,反移动,灵活,可持续,多用途”的转型目标,从强调军事力量的存在到强调军事力量变化的使用。第二,注重利用法律促进转型

为了防止军事变革的盲目性,更好地实施转型计划,巩固转型成果,日本高度重视利用法律手段促进和保障转型。在实施日本的每个实施计划和计划之前,必须首先制定或修订相关法规。例如,在冷战《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合作法》《周边事态法》之后,“9·11”事件和阿富汗战争制定了《反恐怖特别措施法》,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制定《武力攻击事态法》《支援伊拉克重建特别措施法》《支援美军行动措施法案》,依此类推。日本的军事变革如此之大,以至于机构改革,只要少数人增加或减少,就必须具有法律依据。任何组织不得在没有任何规定的情况下任意减少,增加或调整企业。为了使军事变革的各种措施合法化,战后日本修改了《防卫厅设置法》和《自卫队法》数百次。正是在上述法律保障的基础上,日本的军事变革才能顺利进行。例如,2005年,日本防卫厅采用《防卫厅设置法修正案》和《自卫队法修正案》作为联合作战指挥系统改革的先行者; 2008年,日本通过《宇宙基本法》为日本将军事用途用于太空提供法律保护。

三是逐步实施转型

一步一步,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转型是日本军事转型的一个突出特点。军事变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处理系统内各个要素之间的关系,以达到整体效率优化的效果。虽然冷战后日本自卫队的转型步伐很小,但似乎非常微不足道。一般来说,它经历了批量实施和逐步推进的过程,但结果更为明显。 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将地面自卫队的“12个师和2个旅”系统重组为“8个师和6个旅”系统,其中改革计划直到2013年才完成。自成立以来在1954年参谋长联席会议上,日本一直在努力扩大参谋长联席会议和主席的职能,但为了避免可能影响“文官统治”制度的紧张局势,到2006年,超过50个多年后。联合参谋长办公室最终取代了参谋长联席会议。目前,日本继续推进国防部的改革,明确将时间表定为“短期”,“中期”和“长期”,并逐步实施。可以说,日本采取了循序渐进的转型路线,有效地避免了所涉及的风险。四是开展研究和示范

调查和示范工作是日本军事变革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它可以确保转换中没有重大偏差并根据预期目标实现结果。这是日本军事转型的特点之一。冷战结束后,日本没有立即采取转型措施。相反,它建立了一个“防务论坛”并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和示范。最后,在《1996年度以后防卫计划大纲》中明确定义了转换的计划和方向。关于国防部的改革,从2007年12月3日举行的第一次相关会议到2008年7月15日的最后一次会议,共召开了11次研讨会。日本的小幅调整通常需要经过调查和论证才能纳入国民议会审议并通过的年度计划。作为军事变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日本特别重视利用军事演习和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来追踪和评估转型成果,并在适当的时候进行调整。例如,在2011年的“3.11”抗震救灾行动中,日本编制了自卫队历史上最大的联合特遣部队。军区指挥官第一次担任联合特遣部队指挥官。 2012年,自卫队两次派遣一支联合反导部队,准备拦截朝鲜试射的“卫星”落入日本的“碎片”。通过这些演习,我们不仅测试了联合作战体制改革的成果,而且为未来的联合作战体制改革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五,独立研究,辅以进口技术

日本武器技术研发的基本方针主要是自主研究,辅以进口技术。自主研发可以使开发的设备适应国家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特征,长期使用,及时补充,有利于加强国内军工的基础和技术力量。但是,自主研发投资,周期长,又承担失败的风险,因此,日本注重合理处理自主研究与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关系。一般而言,对于那些可以通过关键或国内技术力量解决的技术,即使成本高且风险高,他们仍坚持独立研究;对于那些国内技术不成熟且独立研究耗时太长的项目,他们坚持引进。例如,日本主要在地面自卫队武器,海上自卫队和电子设备上发展自己的部队。然而,由于日本航空业的基础薄弱,导弹和飞机等航空武器主要是基于美国技术的引进。此外,日本的技术引进并未复制,而是已经适应了国家的军事思想,战场环境以及人员系统。6.充分利用民间力量,将军人纳入私营部门。

由于政治限制,日本的军事工业已走上依靠民用力量开发和生产武器装备的道路。在日本开发武器装备时,军方一般都提出了发展计划。经国民议会批准后,它获得财政拨款,然后军队下令私营企业。当日本国防部向民营企业下达命令时,一方面采取公平竞争原则,让更多企业有机会接受订单,另一方面也注重培育重要的军事企业生产能力。因此,尽管有许多制造商参与军事生产,但大多数订单合同都集中在几家大公司的手中,如三菱重工,川崎重工,石川岛重工,东芝和富士通。今天,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和日益专业化的分工,许多高科技技术具有军用和民用双重用途,特别是集成电路和新材料。委托私营企业生产武器装备不仅可以为建设军工厂节省大量资金和维护费用,还可以避免军工业低,市场竞争力低的缺陷,为民营企业注入活力。工业生产水平促进了国家基础产业的发展,避免了军民产品的脱节,促进了战时生产的转变和生产规模的扩大。另外,人们的需求的出现,也方便了国际技术交流,吸收国外先进技术。日本已经通过军事和军事方法在高密度半导体,砷化镓,人工智能,光纤和其他军事装备所需的高科技领域中处于领先地位。

(作者是北京联合大学讲师)